伊朗航空655号班机空难(泰国航空261号班机空难)

伊朗航空655号班机空难(泰国航空261号班机空难)

我打了你,我赔钱,但我没错!

伊朗航空公司标志

1988年7月3日,伊朗阿巴斯港军民两用机场(当时也是伊朗空军的重要基地),一架隶属于伊朗航空公司的空中客车A300B2-203客机(注册编号EP-IBU,机龄不详,欢迎各位小伙伴补充)正在等待滑行许可。该机正在执飞的是从伊朗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起飞、经停阿巴斯港国际机场前往阿联酋迪拜国际机场的IR655航班。机上一共有3名机组成员,12名乘务组成员和275名乘客(其中有包括66名儿童和1名孕妇在内的237名伊朗人,38名外国人)。

执飞IR655航班的机长是时年37岁、拥有12年年资和7000小时飞行经验的穆尔辛·礼萨扬,副驾驶和飞航工工程师姓名履历不详。

空中浩劫画面:伊朗航空IR655航班机组成员

礼萨扬机长一家

礼萨扬:“阿巴斯塔台,这里是伊朗655,请求推开。”

阿巴斯塔台:“伊朗655,航站楼说有一名乘客还未登机,可能是入境手续出了问题,请再等一等。”

礼萨扬:“现在进展如何?还需要等多久?”

阿巴斯塔台:“不知道,应该不会很久。”

按照原定计划,IR655航班应该在当地时间9时20分起飞,但由于1名乘客的签证发生程序性的错误导致航班被迫延误以等待这名乘客登机。当得到机场航站楼方面有关航班必须延误的通报后,机组显得很沮丧但又无可奈何。

今日的阿巴斯港机场航站楼

礼萨扬机长摇着头对坐在他右侧的副驾驶抱怨道:为什么总是有人如此马虎的对待自己的行程呢?

这一耽搁就耽搁了二十多分钟,最终该名乘客终于解决了签证问题在众人同情而又略带责怪的眼神以及低声的抱怨声的伴随下登上了IR655航班,在得到乘务长“全部乘客都已登机”的通报后,礼萨扬机长向阿巴斯港机场塔台申请推开,并得到了批准。此时,IR655航班已经延误了将近27分钟。

礼萨扬:“阿巴斯塔台,这里是伊朗655,请求推开。”

阿巴斯塔台:“伊朗655,可以推开。请前往5号跑道等待。”

礼萨扬:“伊朗655明白,确认开放5号跑道。真是的,要不是这位兄弟我们现在已经在迪拜了。”

他的话让驾驶舱内的副驾驶和飞航工程师各自耸了耸肩,无奈的笑了笑。

旧版伊朗航空涂装的A300示意图

礼萨扬:“阿巴斯塔台,这里是伊朗655,请求起飞。”

阿巴斯塔台:“伊朗655,可以起飞,祝一切顺利。”

礼萨扬:“谢谢,伊朗655准备起飞。”

当地时间9时47分,IR655航班从阿巴斯港机场5号跑道顺利起飞。一切顺利的话,该航班将在30分钟后抵达迪拜国际机场。

阿巴斯塔台:“伊朗655,请沿琥珀59空中走廊爬升至140空层(14000英尺)。”

礼萨扬:“爬升至140空层,琥珀59走廊,伊朗655明白。”

IR655航班不知道的是:他们刚刚起飞,就已经被盯上了。盯上它的是一艘隶属于美国海军的巡洋舰——“文森斯”号(CG-49,属于“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

“文森斯”号巡洋舰

在当时的国际背景下,持续8年的两伊(伊朗和伊拉克)战争进入僵持阶段,在这场消耗战中,双方都已经被耗得筋疲力竭,为了达到让对方首先求和的战略目的,两伊双发都不约而同的将对方的石油资源列为各自攻击的主要目标。美国为了保护着过往的中立油轮(当时美国本土可没找到那么多页岩油,所以海上石油运输线对于美国而言是生死攸关的重要生命线),派遣30多艘军舰进入波斯湾,轮流巡航。

7月3日当天,“文森斯”号巡洋舰实际上刚刚完成了一轮作战巡航准备返回巴林休整,但当他们正准备返航的时候,该舰的信息作战中心收到了来自友舰“蒙哥马利”号(FF-1082,属于“诺克斯”级护卫舰)的紧急信息,表示此时伊朗的炮艇(所谓的“炮艇”,不过就是隶属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海上力量的普通快艇,上面安装有重机枪或者高射机关炮,根本算不上正规炮艇)正在袭击巴基斯坦商船。美军的另一艘驱逐舰蒙哥马利号在位于文森斯号以北的霍尔木兹海峡附近,这也是伊朗炮艇攻击油轮最活跃的地方。

“蒙哥马利”号护卫舰

接到了“蒙哥马利”号护卫舰的求助信号后,“文森斯”号舰长威廉·罗杰斯上校立刻命令军舰停止返航,调头前往驰援“蒙哥马利”号,该舰所属的SH-60“海鹰”舰载直升机则先行起飞前往监视伊朗炮艇,在离舰后不久,“海鹰”直升机就发现了一群伊朗炮艇正在向“蒙哥马利”号做高速机动航行,机组迅速向母舰报告了情况,由于离伊朗炮艇过近,直升机很快遭到了伊朗炮艇上的防空炮和高射机枪的射击。遭到攻击的直升机一边机动规避,一边向“文森斯”号报告遭受攻击。根据美国海军的交战规则,罗杰斯舰长命令全舰一级战备,在取得停泊在巴林的“惠特尼山”号指挥舰上的舰队作战指挥官麦肯那少将的开火许可后以自卫的名义于9时43分对伊朗炮艇用MK45型127毫米主炮进行射击。

时任“文森斯”号舰长的威廉·罗杰斯海军上校,航空之家

随后“蒙哥马利”号舰首的MK42型127毫米主炮也开始射击,这时任何接近美国军舰的目标都被视为潜在的威胁,“文森斯”号的防空指挥鲁斯提克少校负责提醒舰长注意来自空中的威胁目标,他刚追踪的一架伊朗空军P3“猎户座”海上巡逻机突然改变航道,朝“文森斯”号飞过来。按照程序,“文森斯”号立即以军用频率警告P3巡逻机并要求表明意图。

“这里是美国海军战舰‘文森斯’号,立即表明身份和来意,否则予以击毁。”

“美军战舰,这里是伊朗空军P3侦察机,我们奉命进行搜索任务,不会靠近你舰。”

伊朗空军P3巡逻机

虽然有伊朗P3机组“不会靠近你舰”的承诺。但罗杰斯舰长明白这架巡逻机依然用雷达监视“文森斯”号的行踪,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他很担心这架巡逻机会呼叫伊朗空军的战机对“文森斯”号进行空袭打击,所以一直不敢掉以轻心。伊朗空军的美制F4C“鬼怪”战斗机、F14A“雄猫”战斗机都拥有这样的能力(这些战机还是在礼萨·巴列维国王执政时期美国出售或者军援给伊朗的)。而根据情报,伊朗人在距离“文森斯”舰最近的机场——也就是阿巴斯港军民两用机场部署了F14A战斗机,这让罗杰斯舰长如坐针毡,精神高度紧张。

伊朗空军的F14A战斗机

所以在IR655航班在阿巴斯港机场起飞并被“文森斯”号的雷达发现后,“文森斯”号的识别官安德森上尉利用IFF系统(敌我识别系统,IdentificationFriend or Foe,所有大型飞机都装备有IFF系统,每架飞机都拥有自己的识别码。借此获取更多资讯信息)开始确认这架飞机的敌我识别码。摁下系统开关后,电子脉冲便辐射进大气中,飞机的自动应答器会传回信息,用以显示此飞机的敌友信息。

模式1、2和4表示军用机,模式3表示民用机,IR655航班显示自然为“模式3”。不过这也不绝对,因为和客机体量相当的军用运输机有时也会发出“模式3”的信号。安德森开始查询客货航班的资料用以确认是否有客机从阿巴斯机场起飞,纸质的航班信息记录册上没有显示当前时间的客货机资料。因为他根本不知道IR655航班因为1名乘客的签证问题而被延误了27分钟。于是安德森在9时49分使用军用紧急频率呼叫IR655航班。

安德森:“不明伊朗飞机正靠近,航线203,空速303,高度4000,这里是美国海军战舰,你正在接近美国海军战舰,我舰位于公海,请立即表明身份和来意,完毕。”

没有任何回音,这不能怪伊朗人,因为IR655航班使用的是民用通话频率,自然不可能收到任何军用频率发出的呼叫,所以任凭安德森呼叫得口干舌燥(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他一共先后用军用频率呼叫了IR655航班七遍)也不会得到任何的回音。“文森斯”号也并未搭载任何民航用频率的无线电设备,安德森在万般无奈下只好改用国际民航紧急频率呼叫IR655航班(整个事件中总共在这个频率呼叫了三遍)。

安德森:“不明伊朗飞机正靠近,航线203,空速303,高度4000,这里是美国海军战舰,你正在接近美国海军战舰,请保持距离,完毕。”

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作战指挥中心,航空之家

结果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而IR655航班正以每小时480公里的时速接近“文森斯”号。这还是不能怪伊朗人,虽然他们在国际民航紧急频率听到了“文森斯”号的呼叫,但是由于呼叫中出现的航线空速和高度数值出现的偏差使得IR655航班机组根本没有意识到是在呼叫他们,自然也不可能予以回复。

呼叫得口干舌燥、想喝水却不敢喝水的安德森在此时突然发现表示该机身份的识别屏幕上突然同时出现了模式3下的6760和模式2下的1100,而在美国海军的识别代码中,模式2下的1100代表着F14A“雄猫”战斗机

却突然发现对方法的识别码发生了改变,该飞机发出了模式3和模式2下的1100,在代码表中表示这是一架伊朗F14战斗机(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曾将80架F14战机卖给当时的盟友伊朗),在战斗中心的屏幕上,也被明确的标示为F-14。所以安德森就此判定:目标是一架伪装成民航飞机的伊朗空军F14战斗机。

安德森:“战斗人员就位,跟踪代码4131,模式2代码1100,疑似伊朗F14战斗机接近中。”

9时50分,“文森斯”号的防空指挥鲁斯提克少校收到了安德森上尉关于“疑似伊朗F14战斗机接近中”的敌情通报:“模式2,疑似伊朗14战机。重复,疑似敌方战机接近。”随即原本应该是IR655航班的光标被打上了F14的标签出现在罗杰斯舰长的面前。

与此同时,距离“文森斯”号巡洋舰48公里外的IR655航班对此一无所知,依旧在朝14000英尺的预订巡航高度爬升过程中。由于这趟航班的航程很短,爬升到14000英尺的巡航高度后只需巡航十几分钟就又得下降高度朝机场进近了。机上的气氛十分轻松,丝毫没有注意到地狱之门正向他们打开。

“文森斯”号巡洋舰的作战指挥中心里的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点,鲁斯提克少校为了便宜行事,向巴林总部申请开火许可;“巴林,这里是‘文森斯’号,有疑似伊朗战机接近本舰,申请20海里线击落许可权。是否同意,请明确指示,完毕。”

9时51分,巴林方面传来答复:“警告无效后授权击落许可,完毕。”

焦头烂额的罗杰斯舰长此时又得到了一个坏消息:枪炮部门报告,正在炮击伊朗快艇的舰首127毫米主炮因卡壳而无法射击了。

“舰长,舰首5英寸主炮炮座故障。”

罗杰斯:“该死的,一帮饭桶!”他骂了一句(声音很轻,只有左右听见),定了定神,“左满舵,全速转向。尾炮做好射击准备!”

“控制舱,左满舵,全速转向。”

“控制舱收到,航向280,全速转向,航速25节。”

由于转弯过急,角度过大,导致舰内的人们都感觉军舰猛地向一边倾斜,所有没有固定的东西都四处乱飞,一时间全舰鸡飞狗跳。

“尾炮就绪,舰长。”

罗杰斯:“开火!”

正当“文森斯”号手忙脚乱的对付伊朗炮艇的时候,IR655航班已经快要接近14000英尺的巡航高度,

礼萨扬:“呼叫迪拜0715,这里是伊朗655,现在听你指挥。高度140(14000英尺),空速260(节)。”

迪拜空管:“伊朗655,确认识别码6760。”

礼萨扬:“确认无误,伊朗655。”

在IR655航班重新确认了6760的识别码后,在“文森斯”号的识别屏上的识别码又从模式2下的1100转回到模式3下的6760。火控军官威廉·孟福上尉提醒罗杰斯舰长:这或许不是一架F14,而是一架客机。

威廉·孟福:“长官,那可能是一架商用飞机。”

罗杰斯舰长举起左手,这在美国海军标准手势中代表他听到了提醒,但是他依然对目标未能回复表示怀疑。如果时间足够的话,或许最终能把目标是否有害无害识别出来,可问题在于,没有更多的时间来研判这些信息了。一旦目标飞进了20公里的防空圈,就得要在开火与否之间做出抉择了。

9时52分,当IR655航班飞抵距离“文森斯”号37公里的距离范围时,“文森斯”号再次发出信号,警告对方驶离这个区域,否则后果自负。

安德森:“不明伊朗飞机注意,这里是美国海军战舰‘文森斯’号,你即将飞入我舰37公里(20海里)防御半径,你已对我舰构成威胁,美国海军将被迫采取自卫行动,听到请回答!”

依然没有任何回答。

鲁斯提克:“突入20海里线,请示是否攻击。”

罗杰斯依然在犹豫。

鲁斯提克:“舰长,目标突入20海里线,请示是否攻击。”

本厂长绘制的伊朗航空公司EP-IBU号空客A300B2-203客机二视图

罗杰斯还是下不了决心。

鲁斯提克又不依不饶的问了第三遍:“舰长,突入20海里线,请示是否攻击。”

罗杰斯:“待命。”

这时,战术资讯协调官(职责是追踪空中目标)里欧军士长喊出了压垮罗杰斯舰长理智防线最后一根稻草的一句话:“目标正在俯冲!”

此时安德森上尉依然在一遍又一遍的呼叫“不明伊朗飞机”——尽管他在呼叫的末尾加上了“若再接近必将击落”的威胁性话语,但依然得不到任何的答复。

鲁斯提克:“追踪号4131进入13海里线(这是美国海军战舰的最低防空圈,若突破这个圈子,即便拦截击毁了目标,目标爆炸产生的碎片依然会崩飞到军舰的甲板和上层建筑上造成次生破坏)!”

里欧:“敌机逼近,每英里下降1000英尺!距离13海里!”

鲁斯提克:“可恶,越来越近了!空中目标继续接近,距离11海里,加速下降中。”

MK26防空导弹发射架和挂在发射架上的“标准”防空导弹

9时54分,罗杰斯舰长下定决心,用力掰断了一直在他手中转动的铅笔,转开了允许攻击的钥匙。舰首的双联装MK26导弹发射系统的送弹口舱门打开,两枚SM-2MR“标准”中程舰对空导弹被送上发射架,随后发射架进入战斗状态,导弹指向天空。

罗杰斯:“追踪号4131,确认发射指令,准许发射。”

鲁斯提克:“准许发射!”

里欧:“导弹已发射,轨道净空。”

“文森斯”号攻击IR655航班示意图,巡洋舰本身、导弹型号和客机涂装都有错误

当两枚标准舰空导弹朝IR655航班呼啸而去时,罗杰斯舰长依旧命令安德森上尉使用军用紧急频率继续呼叫目标,同时将自己的手指放在中断发射的按钮上——只要对方回应、确定目标是商用飞机,就立即将两枚导弹自毁。可此举注定是徒劳无功,因为IR655航班根本无法听到呼叫。

而与此同时,IR655航班的驾驶室内,丝毫不知大限将至的礼萨扬机长正在向阿巴斯塔台告别,因为他即将飞出阿巴斯塔台的管制范围。

阿巴斯:“伊朗655,请联系迪拜,祝顺利,再见。”

礼萨扬:“谢谢,祝平安。”

这成为了这名37岁的机长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空中浩劫画面:“文森斯”号发射的导弹命中了IR655航班

9时54分53秒,两枚“标准”导弹先后命中IR655航班EP-IBU号空中客车A300B2-203客机,飞机在空中爆炸解体,随后化成碎片落入波斯湾,机上290人无一生还。

舰桥:“报告舰长,目标摧毁。”

随后罗杰斯舰长听到了舰桥人员兴奋的庆祝声——

“文森斯”号击落IR655航班示意图

“文森斯”号击落IR655航班示意图

附录:伊朗航空IR655航班波斯湾空难调查始末(摘自乔善勋微博,有删节)

罗杰斯舰长以为他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策,事实的真相则谬以千里,“文森斯”号击落的是一架延误了时刻表的民用客机。伊朗电视台播放了尸体漂浮在波斯湾上的画面,伊朗航空IR655航班被击落的消息也转瞬震惊了全球。

国际舆论更是一片哗然,大家都想知道,代表着最好科技水平的“宙斯盾”系统怎么就打下来一架民用客机?

无论怎样罗杰斯舰长难辞其咎。美国政府指派威廉姆·佛格提少将来调查此事,调查的程序则依照相关的军事法律。调查组得知IR655航班初次出现在雷达屏幕上,时值“文森斯”号轰击炮艇,舰体附近100公里的空域都受到严密监视以确保安全。

威廉姆·佛格提少将

识别官安德森负责查阅客货机的航班资料,令他大惑不解的是,起飞时间表显示(他的手表和阿巴斯机场有半小时时差,航班延误时间半小时,两者相叠加1小时)在1小时内均无任何航班从此空域飞过。佛格提在情报资料中发现,IR655航班在准备起飞时,一架伊朗的F14战斗机也在阿巴斯机场的跑道上。

虽然安德森从起飞阶段便锁定了客机(锁定时间持续约90秒),即屏幕上显示该机向“文森斯”号方向移动,但IFF系统接收的是来自机场的敌我识别信号,这个不良的程序缺陷直接导致了他的误判。

还有一个措施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无线电通讯,“文森斯”号通过无线电共发出10次警告,其中7次使用的军用频道(民航客机并无此装置,相当于无效通讯),3次使用民用频道,不过他们并未指明联络的对象。“文森斯”号通过无线电发送的信息包括飞机的地面速度(Gruond Speed,飞机相对地面的水平速度)、方位和距离,但礼萨扬机长的屏幕显示的但是飞机的空速(Airspeed,飞行器相对于空气的速度),这比“文森斯”号引用的地速慢了大约50节,所以IR655航班机组认为美国人是在呼叫空军的P3巡逻机而完全忽视了这个警告。

本厂长绘制的伊朗航空公司EP-IBU号空客A300B2-203客机细节1

本厂长绘制的伊朗航空公司EP-IBU号空客A300B2-203客机细节2

本厂长绘制的伊朗航空公司EP-IBU号空客A300B2-203客机细节3

本厂长绘制的伊朗航空公司EP-IBU号空客A300B2-203客机细节4

IR655航班在飞行过程中会不断地发送带有自身识别的信号(6760的编码),以告诉雷达自己是哪个航班。如果“文森斯”号呼出这个识别码(6760),礼萨扬机长也能明白这是在呼叫他们,不过美国海军并没有规定操作员以这个电码和民航机通话。

在客机步步逼近的时候,罗杰斯舰长还在犹豫不决,直到另一位协调官报告飞机正在下降的情况,促使他下达了开火的命令。如同飞机上有“黑匣子”,“文森斯”号的电脑上也有资讯中心所有资料的备份,记录显示IR655航班并没有下降的动作,而是一直在爬升状态。

佛格提少将派遣了包含精神科医生的医疗小组用来做“情景实现”,这可能是酿成悲剧的原因之一。意味着当你精力集中相信某件事一定会发生的时候,即使是资料显示结果并未如此,你依然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当时罗杰斯舰长多瞄一眼监视器,他就会发现目标飞机并没有做出典型攻击中的俯冲动作,在最该谨慎判断的时刻,罗杰斯听信了协调官的报告。

最终的调查结果判定“伊朗航空655航班遭到击落,并非美国海军人员的疏忽或是有罪的行为”。罗杰斯舰长基于所获取信息的判断,以及在紧急时刻才做出的关键决定。

当然报告中也指出伊朗也要承担部分责任,包括“冒险让民航机接近战区”。但这很快被打了脸,因为美国和伊朗并没有存在事实上的战争状态,美国也并没有宣布波斯湾空域为禁飞区,更遑论世界民航组织了。

美国政府发布了经过“修订”的报告,这其中也隐藏了一个关键的问题。罗杰斯舰长初次听到伊朗炮艇袭击商船时,“文森斯”号远在“蒙哥马利”号南部位置,并预计前往巴林海岸,所以他向上级请求支援“蒙哥马利”号。

但巴林方面仅授权罗杰斯派遣直升机去调查,没想到伊朗炮艇开始攻击直升机,攒着劲的“文森斯”号像被挑衅的藏獒一样飞奔过去……根据国际民航组织1990年获取的事故调查的影印本:上面标有“文森斯”号的坐标信息,将这个位置和海图经过对比后发现,在击落客机的时候军舰已经进入伊朗海域超过4公里。事实上,“文森斯”号是入侵了伊朗领海,而不是罗杰斯舰长宣称的“航行在公海海域”。

尽管“文森斯”号闯下大祸,在该舰返回圣地亚哥港时仍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罗杰斯舰长还收获一枚勋章,以表彰他在担任舰长期间的表现(但他个人直到退役都被击落民航客机的道德谴责围绕而身陷痛苦和自责之中)。留给伊朗航空IR655航班遇难者家属的只有无尽的伤痛。

救援人员打捞上来的遇难者尸体,航空之家

美国政府在伊朗航空IR655航班波斯湾空难后发出照会,对误击造成的人员生命的损失表示遗憾。1996年2月22日,美国答应支付伊朗1亿3180美元作为赔偿(每名领工资遇难者获赔3万美元,每名不领工资遇难者获赔1.5万美元)给248名遇难的伊朗乘客和机组人员。但美国拒绝为被击落客机支付任何款项(客机估值约3000万美元)。这是双方同意的和解,以撤消伊朗1989年在国际法院向美国提出的起诉。美国明确标明这笔赔偿为“特惠金”而不是“赔偿金”或者“抚恤金”,不肯承认要对事件负责或负有法律责任。

IR655航班事故有关图片集锦,注意左下角的那架不是当事客机,航空之家

伊朗民众在655号航班事件涂鸦墙前,航空之家

伊朗航空IR655航班波斯湾空难被收入大型空难纪录片《空中浩劫》第三季第五集《误识身份》

EP-IBU号机性能数据

机型:A300B2-203

设计商:空中客车飞机公司

乘员:机组3人 载员330人(最大)

长度:54.08米

翼展:44.84米

高度:16.62米

空重:89445千克

最大起飞重量:157400千克

发动机:两台通用电气公司CF6-50C2涡轮风扇发动机,单台推力258千牛

经济巡航飞行速度:890千米每小时

最大载重航程:5930千米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